加拿大的英法雙語政策

李憲榮◎長榮大學教授

序論
一、前言
二、加拿大的英法雙語政策
  甲 歷史背景
  乙 憲法規範
  丙 立法規範
  丁 司法解釋
三、雙語政策的實施和所受的挑戰
  甲 加拿大的聯邦制度
  乙 國家團結和族群和諧
  丙 移民政策與多元文化政策
  丁 非英法語少數族群的權利
四、語言權
  甲 語言權的來源
  乙 語言權的涵義
  丙 語言權是否為基本人權
  丁 語言權是個人權或集體權
  戊 語言權與加拿大的語言政策
五、平等權
  甲 平等權的涵義
  乙 平等權的原則
  丙 平等權與加拿大的語言政策
六、第三語言的地位
  甲 原住民語言
  乙 其他第三語言(移民語言或傳統語言)
七、結論
註解
附錄
參考書目

 

一、前言

加拿大是舉世聞名的英、法雙語國家。它的由來有其特殊的英、法殖民的歷史背景,遠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產生的語言權概念之前就有,歷經長久的考驗,加拿大政府也費莫大的功夫在維繫這個政策的成功。

加拿大的英法雙語政策衍生自語言權概念。英法雙語政策固然有其歷史的必然性,但其阻力亦不少。

加拿大是一個移民的國家,建國之後有很多不同文化、宗教、和種族背景的人口紛紛移民加拿大,造成加拿大多文化和多語言的國家和社會。英法雙語政策遂所到平等權概念的挑戰。

本篇論文探討加拿大的英、法雙語政策。首先,簡述加拿大的英法雙語政策內涵,包括其歷史背景、憲法的規範、立法規範、和司法的解釋。其次,討論英法雙語政策所受到的挑戰,包括加拿大聯邦制度、國家團結統一和族群和諧、移民政策和多元文化政策、和非英、法語少數族群對此政策的挑戰。接著,以語言權和平等權概念來討論加拿大的語言政策。再次,討論第三語言的問題。

台灣也有語言政策的論戰,加拿大的語言政策也許對台灣在這方面的論戰具有相當參考的價值。在結論塈@者將提出加拿大的語言政策對正在熱烈討論中的台灣語言政策的啟示的看法。

二、加拿大的英法雙語政策

甲 歷史背景

早在十六世紀初就有法國的開拓者來到現今加拿大的東北岸,1541年建立了第一個在北美洲的法國人村落。在十七世紀初,法國人更進入了現今的Quebec省,建立了所謂的「新法國」(New France),1663年Quebec成為法國王朝的一省。此時英國的勢力也開始進入北美洲,在加拿大的東部地區,英國與法國的勢力開始起衝突。在十八世紀初,歐洲的王室繼承戰爭更延伸至北美洲,特別是奧國的王室繼承戰爭更使英國與法國針鋒相對。1756年爆發的「七年戰爭」(Seven Year’s War)也延伸至Quebec,結果法國戰敗,1763年雙方訂立「巴黎條約」(The Treaty of Paris),英國成為現今加拿大東北部的統治王國,法國人的勢力落入英國人的手中。

英國取得統治權之後,原來是採用同化政策--取消法國的民法和行政體系,將法語排除在文官系統之外,鼓勵大量英國移民和由天主教轉為基督教等等,想把法語人(francophone)同化為英語人(Anglophone)。此時,美國的反英革命正如火如荼地展開,尋求加拿大法語人的協助和合作,共同推翻英國統治。面對這種局勢,為了尋求法語人的忠誠,英國政府遂改變其同化政策為包容政策,容許法國語言、宗教、文化和各種制度的存在。這就是加拿大英法雙語政策的源起,這個政策在1774年的「Quebec法案」(Quebec Act)正式宣告。

英國國會於1791年通過「憲法法案」(Constitution Act)將Quebec劃分為「上加拿大」(Upper Canada, 即今日之Ontario省)與「下加拿大」(Lower Canada, 即今日之Quebec省),前者二萬居民幾乎清一色英語人,後者居民有十萬法語人和一萬英語人。「下加拿大」議會在1792年召開的第一次會議決定上、下兩院議會的紀錄採用英、法雙語,下院的發言則可任選母語。

英、法雙語社會並存的情況一直平安無事到1837年的「下加拿大」反抗事件,在那年由於上議院(Legislative Council)對下議院(House of Assembly)的鄙視,法語系的下議院多數領袖Louis Joseph Papineau發動政府的重組改造,導致暴力事件。英國的反應竟是通過1840年的「統一法案」(Act of Union),將上、下加拿大結合在一個政府之下,並藉它引進大量英語人和禁止上下議院使用法文。然而在當年,下加拿大人口六十萬,上加拿大只有四十萬,法語人口仍占多數。此後經過數年的經驗,英方覺得互相容忍還是一個比較可行的政策。

由於政策上的偏袒(如鼓勵英語移民措施),到了1861年,上、下加拿大人口總數,英語人口竟然超過法語人口三十萬人,英語人要求議會席位依照人口比例,此舉又引起法語人極大的反彈,政府運作幾乎停擺。但由於來自美國抗英的威脅,英、法語人雙方被迫團結,1867由英國國會通過的「英屬北美法案」(British North America Act)創造了「加拿大國」(The Dominion of Canada, 除了原有的上、下加拿大兩省外,另加New Brunswick 和Nova Scotia兩省,其中明定加拿大是個英、法雙語國家。

乙 憲法規範

1.「英屬北美法案」:

本法案是加拿大的第一部憲法,它明示英語族群和法語族群為「兩個建國的族群」(two founding peoples),賦予這兩個族群正式的法定地位( charter status)。有關語言的規定如下:

第93條規定各省不得立法損害以前所建立的教會學校。【1】

第133條第一項規定: 「任何人在加拿大的上、下國會和Quebec省的上、下議會得使用英語或法語辯論;這些機構正式紀錄和刊物應同時使用英、法語; 任何人皆得在依本憲法所成立的法院和Quebec省的任何法院使用此兩種語言之任何一種」。

第二項規定:「加拿大國會及Quebec議會的法案應同時以英語和法語出版」。【2】

這些條文確立英、法語言的雙元政策,但其所保障的只是此兩種語言在國會和Quebec省議會的使用,是很粗糙的語言政策,而且談不上有「語言權」的概念,僅有文化平等概念的胚芽。在制訂該法時,法語系的代表也曾抗議第133條第一項有關於辯論用「得」(may)字太無力。從同條有關紀錄和刊物用「應」(shall)字,可見強勢的英語系人並不理會這個抗議。此外,這個法案對於國會和Quebec省議會之外的語言權一字未提。【3】

2.1982年加拿大憲法法案--「加拿大人權法案」

1982年加拿大憲法修正案之一即是將一個完整的「加拿大人權法案」(Canadian Charter of Rights and Freedoms,以下簡稱「人權法案」)列為加拿大憲法的一部分。此法案再度確認英語族群和法語族群為「兩個建國的族群」。此法案有極為詳盡的專門條款規定語言權,雖然當時這不是憲改的重心,至少對英語系的人是如此。由於這些條款對雙語的規定非常詳細也很重要,茲將這些條款列舉如下:【4】

第十六條第一項:「英語與法語是加拿大的官方語言,在加拿大的國會和政府所有的機構享有平等的地位、權利、和特權」。

同條第二項:「英語與法語是New Brunswick省的官方語言,在New Brunswick的國會和政府所有的機構享有平等的地位、權利、和特權」。

同條第三項:「本法案的任何條款均不得限制國會或任何立法促進英語與法語的平等地位和使用」。

第十七條第一項:「任何人均有權在國會的辯論和其他程序中使用英語或法語」。

同條第二項:「任何人均有權在New Brunswick的議會的辯論和其他程序中使用英語或法語」。

第十八條第一項:「國會的立法、紀錄、和期刊均使用英語與法語,兩者有同等的效力」。

同條第二項:「New Brunswick議會的立法、紀錄、和期刊均使用英語與法語,兩者有同等的效力」。

第十九條第一項:「任何人得在經國會所設立的法院使用英語或法語,或以英語或法語提出任何請求; 法院所簽發的文件亦同」。

同條第二項:「任何人得在New Brunswick的法院使用英語或法語,或以英語或法語提出任何請求; 法院所簽發的文件亦同」。

第二十條第一項:「在加拿大境內任何人均可以英語或法語與國會或加拿大政府的總部或主要辦公室溝通或要求服務。在任何其他辦公室有下列情況時亦同:

(1)對英語或法語有充分的需要此種溝通或服務;
(2)由於辦公室的性質,英語與法語服務的需求是合理的。

同條第二項:「在New Brunswick境內任何人均可以英語或法語與任何New Brunswick議會的辦公室溝通或要求服務。

第二十一條:「第十六至第二十條之任何規定均不得妨害或減損本憲法所規定有關英語或法語,或此兩種語言之權利、特權或義務。

第二十二條:「第十六至第二十條之任何規定均不得妨害或減損本法案生效之前所取得或享有之有關英語或法語之法定或習慣上之權利或特權。

第二十三條第一項:「下列加拿大的公民均有權在該省之小學和中學使他們之子女接受該語言教育。

(1)其所習得或仍了解的第一種語言是他們所居住的省份的英語或法語少數族群語言;
(2)曾在加拿大的小學接受英語或法語的教育,而該語言是他們現居住的省份的英語或法語少數族群語言;

同條第二項:「加拿大的公民其任何子女曾在或現在加拿大接受小學或中學英語或法語的教育者,其他的子女均有同樣權利接受該語言的教育」。

同條第三項:「根據上列第一項及第二項所取得的權利

(1)在任何一省有足夠的兒童以公庫提供少數族群語言的教育時仍然適用;
(2)包括接受以公庫提供的少數族群語言的教育機構學習該語言的權利。

第五十九條第一項:「第二十三條第一、第二兩項在Quebec省之適用日期將由女王或總督以命令宣告。

第五十九條第二項:「上項之公告必先經Quebec省議會或政府之同意。

此外必須一提的是,「加拿大憲法,1982」第四十一條第三項及第四十三條規定,憲法有關英語和法語使用的修改,在聯邦,其修正案必須經過國會兩院和所有省之同意; 在各省,其修正案必須經過國會兩院和該省議會之同意。這個規定是加拿大對雙語最高層次的法律根據,也使雙語在加拿大繼續的事實幾乎是不可能改變的。【5】

丙 立法規範

1867年的憲法就語言方面固然用意良好,但並未如預期地達到目的。例如聯邦政府方面並未利用憲法所賦予的權力來保護少數族群。再如聯邦憲法可與各省憲法互相制衡的假定也是錯誤的,實際上在Quebec省之外的法語少數族群的權利常受侵犯,因此各省紛紛有反彈的立法和行動,例如Prince Edward Island在1887年廢除法語的教會學校,British Columbia省和New Brunswick省也跟進。1890年Manitoba省停止公庫資助天主教學校並禁止法語在議會和法院使用,Ontario省於1912年禁止公私立學校使用法語。【6】另外在法語為主的Quebec省也因為語言權的問題有些動亂,甚至醞釀獨立,使加拿大的統一充滿危機。

到了二十世紀,雙語政策所產生的問題不減反增。其中一個值得特別一提的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加拿大的軍中問題。加拿大的軍官幾乎清一色使用英語。這種情況使法語人不願從軍,少數在軍中的法語人也不願被派到國外。為了這個問題,法語的政治領袖和聯邦產生很大的爭執,甚至拒絕參加聯合政府。McKenzie King當總理時眼見情況嚴重而採取行動,包括革除國防部長和幾個部長,才緩和了法語人的情緒。【7】

此外,國會也通過對一些立法,擴大雙語的服務,例如在1934年立法建立聯邦政府的翻譯服務,在1938年立法責成聯邦政府在雇用人員時,如該機構所服務的地區多數使用英或法語,該被雇用者必須能使用該種語言。

然而語言上的問題卻日益嚴重,聯邦政府終在1960年初成立「國家雙語和雙文化委員會」(Royal Commission on Bilingualism and Biculturalism)來研究處理危機的對策。該委員會主席Andre Laurendeau在1965年提出報告,認為雙元文化政策和給予Quebec更大的自主權是解除危機的辦法。【8】 但不久Laurendeau去世,1968年Pierre E. Trudeau接任總理,他堅決反對雙元文化政策,認為語言權的保障才是問題的中心,其最高原則是英、法語的「平等伙伴」(equal partnership)關係。

在Trudeau總理的主導下,聯邦政府在1969年訂立官方語言政策,國會並於次年通過「官方語言法案」(Official Languages Act),提出語言政策的立法,其內容包括了「國家雙語和雙文化委員會」的建議,其主要目的

一是以安撫Quebec的法語人,補救法語在聯邦政府體系被排斥的情況,另一是保持和回復各省堛滬^語或法語的少數族群的權益。其規定的要點如下:【9】

1.明示英語與法語為官方語言,在加拿大的國會和政府所有的機構擁有和享有平等的地位、權利、和特權。

2.在聯邦政府機構提供英語和法語的服務,補助英語和法語的教育機構和大眾媒體的節目。

3.聯邦政府在足夠人口地區和總部所在地,必須提供英語和法語的服務。

4.設立「官方語言監察官」(Commissioner of Official Languages),直接向國會報告,並有廣大的調查權,調查有關違反本法案規定的案件。

早在1960年代Quebec省就在醞釀「寧靜的革命」(Quiet Revolution),也就是保存Quebec的文化、法語、天主教及其他該省特性的運動。因為移民到Quebec省的人大都選擇英語學校,逐漸同化入英語的社會,Quebec省在1968 年採取對他們不利的措施而引發衝突。【10】此外,1972年Quebec省的語言報告發現法語和法語人在經濟方面的衰退日益嚴重。因此,聯邦的「官方語言法案」並未能得到Quebec省的認同。【11】

該省於1974年通過Quebec省自已的「官方語言法案」(通稱Bill 22),主要目的在提倡法語,因此其規定和聯邦的法案難免有極大的矛盾。Quebec省只承認法語是官方語言,官方文件和溝通只用法語,醫生、律師和其他專業必須通過法語考試和認證,法語是工作和商業的主要語言,現有的教育機構不得增加英語教育。【12】

Bill 22一出,居住Quebec省的英語系人立刻感到不安,英語系的商界開始與政府疏離,並向聯邦政府施壓,但聯邦政府為了避免與Quebec省擴大衝突,並不能做太多奧援,只鼓勵和撥款給他們去向法院求助。

1976年Quebec省的選舉,致力魁獨的Parti Quebecois黨獲勝之後更變本加厲,通過「法語法案」(The Charter of the French Language, 通稱Bill 101),【13】強制法語在政府機構、議會、法院、學校、商界、勞工界等使用,並禁止商業看板使用英語。這個法案不但提升了法語,也創造了一批新的法語商界領袖,但同時也迫使英語系人遷離,並擴大英語系和法語系人間的間隙。【14】不久加拿大最高法院判決Bill 101違憲,該省旋於1993年以Bill 86緩和Bill 101,授權政府規定公營公司的廣告和在公共交通系統內的廣告只能用法文,私人公司或商店其他招牌可用法文和另外一種語文,但法文必須較醒目,廣告則只能用法文。

由於Quebec及其他各省的反彈和1982年「人權法案」的出現,聯邦政府積極從事「官方語言法案」的修改,終在1988年修正通過新的「官方語言法案」(通稱Bill C-72)。這個新法案與原來的有幾點不同:【15】

第一,新法案主要條款都是執行性的(executory),也就是都可能透過法院來執行。

第二,它特別明定負有執行責任的單位,如財政部、加拿大傳統委員會 、和官方語言署。

第三,它包含處理現代相關的議題,如工作環境的科技等等。

第四,將語言權私人化(personalize),也就是除了官方有義務提供兩種官方語言的服務,官員可選擇官方語言的一種外,個人亦可選擇其受服務的語言,而且不必須有「足夠的需要」的人口。

第五,增加有限制的「工作語言權」。在首都地區及其他特定的雙語服務區,聯邦機構必須使工作環境能使用兩種官方語,雇員可選擇其工作語言; 在非雙語服務地區,聯邦機構必須保障少數語言所受的待遇與相反環境的少數語言所受的待遇相同。

至於Quebec之外的各省則認為聯邦政府偏護Quebec省政治自主性和法語的地位,因而相當不滿。由於這些省份的法語人口較少,基本上並未產生太大的問題。【16】

丁、司法解釋

在1970年代,最高法院對語言權的解釋偏向語言權是個人認同、公民權、和社區感不可或缺的要件,因此可就其內涵解釋。換言之,最高法院對語言權採取積極介入和擴大解釋的態度。【17】

但「加拿大人權法案」訂立後,最高法院的態度趨向保守,刻意將「語言權」(language rights)和「法律權」(legal rights)區分,認為前者是政治妥協的產物,後者則是原本的、絕對的。這種區分應用在解釋上就偏向狹義,尊重各省的立法,不利於語言上少數族群的利益。例如在MacDonald V. City of Montreal et al. 一案中,最高法院認為1867年憲法第133條固然允許兩種官方語言之任何一種在法院程序使用,但它並未規定兩種都必須使用,因此政府可任意選擇其中之一。【18】

對於少數族群的語言教育權上,最高法院的態度就比對語言權的要求更積極。例如它認為Quebec省的Bill 101(將英語的教育權限制給其父母或親戚曾受英語教育的子女)違反「人權法案」第23條(保障任何加拿大人只要是居住在英語是少數族群的地區就有受英語教育之權)。但是它並未將少數族群的語言教育權認為是一個基本人權。【19】

三、雙語政策所面對的挑戰

甲 加拿大的聯邦制度

加拿大開國的憲法(1867年BNA Act)明文規定加拿大是個聯邦制的國家,聯邦政府和各省政府有其立法權,不得互相侵犯。教育權屬於各省,聯邦政府在訂定法律和執行語言權時不得侵犯各省的教育權。【20】在聯邦制下,聯邦政府當然不能命令或指揮各省。這些規定使聯邦語言政策在全國實施的一致性遭遇困難。

乙 國家團結統一與族群和諧

語言的衝突固然是發生在各地方和日常生活堙A但它一直擺脫不了全國性的注意力,也無可避免地牽涉到國家團結統一的問題。除了歷史背景外,加拿大聯邦的語言政策原本就是因為國家團結統一的問題去思考和制定的。加拿大聯邦的語言政策一直是注意其對Quebec省所造成的衝擊,同時也注意到英語系人和西部省份的反對,稍一不慎可能造成國家分裂。後來非英、法語系的人口增加,又不得不加入族群和諧的考量。

Quebec省已經舉行兩次脫離加拿大聯邦的公民投票,第二次的投票結果幾乎通過獨立,對加拿大聯邦的存在產生很大的威脅。【21】正如Trudeau總理所說,除非英語與法語同時被接受和承認為加拿大的官方語言,加拿大無法繼續存在為一個國家。

丙 移民政策與多元文化政策

加拿大是個移民國家,如果要保持正常的人口成長和適當的人力平衡,加拿大每年均須接納相當數量的移民,平均每年的移民人口占全加拿大人口的百分之一。而這些新移民帶來不少英、法語之外的語言和文化。在此同時,Quebec省之外的法語系人口一直都在下降,特別是在Newfoundland、Saskatchewan、Alberta、和British Columbia等省。

「人權法案」第16條說得很清楚,第16條至23條的用意是在保護英語與法語兩種「語言」,而不是保護Quebec的法語文化或Ontario的法語文化。而要保護「語言」必須保護其文化社區。由於大量的移民,加拿大的人口結構已產生極大的質變,法語文化也已生存在不同族群的多元文化之中,而不只是在Quebec或Quebec之外的法語人集中地。

「人權法案」第27 條規定「本法案的解釋必須與保存和加強加拿大的多元文化傳統相一致」。此一規定在解釋上可能與雙語精神產生矛盾,在實際執行上也有不少的困難。【22】

丁 非英、法語少數族群的權利

「人權法案」第23 條第一項規定「加拿大的公民,所習得或仍了解的第一種語言是他們所居住的省份的英語或法語少數族群語言,均有權在該省的小學和中學使他們的子女接受該語言教育」。然而許多移民的子女同時學習英、法兩種語言,也有許多根本不學習這兩種語言。他們的「少數族群語言教育權」又是如何呢? 所謂「第一種語言」語焉不詳,最高法院在Maher v. A.G. Alberta 一案將之解釋為只限於官方語言中的一種(即英語或法語言),不包括其他語言。

此外,「人權法案」第15條第一項規定「在法律之前與之下人人平等,並有權受法律平等的保護和利益,不受任何歧視尤其是種族、國家或族群來源、膚色、宗教、性別、年齡、或精神或身體障礙上的歧視」。第二項規定「前項規定不排除任何以減輕弱勢個人或團體的劣勢為目的法律、計畫或活動,尤其是種族、國家或族群來源、膚色、宗教、性別、年齡、或精神或身體障礙所產生的劣勢」。【23】

這些條款如果嚴格解釋都會和語言條款矛盾。

四、語言權

甲 語言權的來源

第一次世界大戰改變了許多國家的彊土和邊界,原有的語言社區被劃入新的國界堙A造成許多少數族群的語言地位、學校教育、和經濟上的問題。原先有人主張以強力同化政策來面對這些問題,後來證明是無效的。新的想法是承認和調整國家的結構來面對這些問題。一般學者認為這個新的想法就是「語言權」的來源。

乙 語言權的涵義

語言權的觀念與普世接受的理念價值(如自由權、平等權等等)不同,它是來自處理國內各族群間和國際間和諧的問題而產生的妥協。因此語言權的涵義各國並不一致。

加拿大的歷史背景顯示,英、法兩種語言的傳統是由來已久的,比第一次世界大戰早了150年以上。「加拿大國家雙語和雙元文化委員會」對「語言權」的定義如下:

語言權不只是指公民可用他們自已的語言和別人溝通。語言權是英語人或法語人依法律所定或習慣所有,可用其母語與官方接觸。它是法律有明確保障使用一種特殊語言的權利,其範圍包括公共事務、國會和立法程序、日常與政府的接觸、司法程序、和公立學校制度。它也可能包括某些私人的活動。【24】

有學者將語言權分成兩個層次:【25】

1.傾向容忍的權利(toleration-oriented right)。這種權利與自由權同義,即不受干預的權利。這種權利只要求政府不得限制其在私人場合的使用。對這種權利,社會的責任是禁止設立歧視的立法。

2.傾向提倡的權利(promotion-oriented right)。對這種權利政府必須做出支持的承諾,其主要是針對政府機構時的使用。這堣S可分為「強的提倡」(strong)和「弱的提倡」(weak promotion)。前者的目的則在保障使用該語言者能以該語言生活,所以要有立法強制其在公與私方面的使用。後者係指政府以行動來提供政府的語言服務和鼓勵一種語言能維繫其存在。

丙 語言權是否為基本人權

「人權」可定義為普世皆準的道德權利,所有人類、任何地方,任何時間都應該有的東西,如果將它剝奪會嚴重侵害公道。這個「東西」應該有標準加以檢定。Maurice Cranston 提出了三個標準:【26】

第一,重要性: 它對人類的生命是極為重要的。

第二,實際性: 它是事實下可以認知和提供的東西。

第三,普世性: 它是所有人在任何時間和情況都可有的。

此外,人權必能加諸其他人或機關相對的義務以便確保這個權利的存在。

根據以上的標準來檢驗,語言權是否為基本人權。首先,它的重要性。語言學家、社會學、和心理學家一致認為,語言是個人、文化傳統、和社會的核心。對於一個團體中的一個份子,語言具有心理上的重要性。用語言來表達團體的屬性是個人與團體進化和維持的過程。因此,語言在定義個人的認同、文化和團體的屬性上是極為重要的。Kymlicka 指出,語言和歷史是人類知道自已的重要性和自已可有的選擇的媒介,在決定自已將過著什麼的生活時,這是做此決定的先決條件。【27】Conklin認為語言權是每個人要有效行使其他各種與對人的尊重相關的基本人權的主要條件。【28】

因為語言常是少數族群的文化從屬感的中心,語言權可說是保護文化的少數族群能享有和多數族群在社會上能享有的平等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當然很多人,因為社會和經濟上的原因而喜愛他種文化,選擇同化於不同語言的社會。但是有證據顯示,如果他們所屬的少數文化能夠保存,這些人能在個人的發展上獲得更大的成就,並能在社會堨R分地吸收文化生活。Brazeau 指出,在他們的生活中使用不同語言的人會導致他們對自已的性格的表達受到限制。【29】

其次,它的實際性。最起碼的語言權是政府視它為「容忍的權利」不加以干預,這種情況通常是在自成其形的語言社區堜峖b私的場合使用。再高一層的是保存一種語言,也就是上述的「弱的提倡」。在經濟發達的社會,這種情況是可行的。

如果一種語言是散佈於各地,沒有明顯的界線和凝聚力,要承認使用那種語言是一種權利,政府必須要有「強的提倡」,維護這種權利的社會成本也很大。至於在這樣的情況下,能否承認其語言權就必須視個案而定了。語言是散佈於各地的情況下,即使是「強的提倡」,政府也只能有助於該語言的保全,而無法保證其長久存在。

最後檢驗語言權是否具有「普世性」。一個典型的、具有普世性的基本人權是「被人性的待遇之權」(humane treatment, 也就是非殘酷的刑罰)。如將語言權與這種人權相對照,很容易看出它缺乏「普世性」。正如一個遊客不能在他所旅行的地方要求語言權,或是一個新移民到一個新國家也不能要求語言權。這是因為如果離開某種語言社區使用那種語言是沒有意義的,這也是語言權有其天生所缺乏的「普世性」。【30】

另外,有權利就有義務,兩者是互相矛盾和排斥的。如果某甲有某種語言權,那麼某乙是否有義務使用某甲的語言與某甲談話呢?

從上論述,具有「強的提倡」性的語言權是不可能存在的。「弱的提倡」性的語言權則在某些情況下是可存在的。加拿大聯邦的語言政策所認定的語言權是屬於「弱提倡的權利」,而Quebec省的「官方語言法案」(Bill 101)的語言權則屬「「強提倡的權利」。「容忍性的權利」在加拿大各地都存在。

丁 語言權是個人權或是集體權

所謂「個人權」是指每個人都可以「人」的資格,或者必須具備公民身份,而可主張的權利,其他的人有義務不干擾這個權利,例如言論自由權。語言權是一種個人權,因為這種權利可以個人主張,也可以個人來行使。

所謂「集體權」是指屬於團體的權利,這個團體必須有其內在的凝聚性,長久的存在,以及對該團體存在的承諾和付出。這個權利必須是集體行使的,而在檢驗這種權利是否被剝奪時,必須檢驗集體性而非個別性的剝奪。

語言權也可以是一種集體權,但與「政治的集體權」【31】不同的是,:語言權是「實質的集體權」,與文化整體的保存有關,所以也是「文化權」,而「文化權」又牽涉到許多與文化的生存有關的問題,如語言權、宗教權、法律規範、和重要的文化活動等等。

Van Dyke 提出一套承認集體權的標準可供參考。一個團體越有下列的條件,其集體權的主張就越強:【32】

1.對保存自已的團體的意願強;

2.能證明其保存自已的機率高;

3.對其成員的檢驗標準清楚;

4.其團體對其成員的生活越具重要性,成員也願認同其團體;

5.追求這種集體權對其成員重要,而集體權的取得對別人(或團體)所造成的負擔小;

6.能表現其組織和運作的效力和擔當責任;

7.在傳統上能認定其為一個團體;

8.其集體權的建立能與平等的原則相容。

戊 語言權的概念與加拿大的語言政策

加拿大早在建國之前就有英、法雙語存在的事實,「英屬北美法案」將此事實法典化。第133條暗示在國會和Quebec議會和法院,選擇英語或法語為個人權,但嚴格說,它並未明示選擇語言是一種「權利」(right),而只是一種「資格」(entitlement)。真正將語言定為「權利」的是1982年的「加拿大人權法案」,其範圍包括聯邦政府以雙語服務、少數語言的教育、和健康和社會服務三方面。

聯邦的立法,一方面認定語言權是個人權,另一方面也認定其為集體權。但由於任何人(不限於英、法語系的人)均有此權利,所以實際上是語言本身,而非團體的成員取得權利。然而這並非意謂此條文所代表的是集體權。由於它所包括的範圍有限,它尚不能稱得上是個人的語言權。【33】最明顯的集體權的認定是接受天主教學校教育之權。Quebec的Bill 101也是採集體權的精神。在某些情況下,集體權可能和個人權衝突。例如在British Columbia一所天主教教會學校的女老師嫁給一位離婚的人,而被學校開除,原因是她違背了天主教所要求的道德模範。顯然天主教教會學校的教育集體權侵害了這位女老師的個人自由權。【34】

五、平等權

甲 平等權的涵義

平等是西方政治思想堣@個久被討論的問題。Oxford字典對「平等」的定義有三個層面:

1.在數量、價值、深度等等方面是相等的。

2.尊嚴、階級、和特權的情況上是相等的。

3.對人方面:公平、不偏、公道。對物方面: 適當比例。

根據這三個層面的定義,第一,當每個人所持有的量是相等時,就是平等。第二,當每個人在相同的立足點受到相等的尊重時,就是平等。第三,當每個人受到公正、適當比例的待遇時,就是平等。第三點也暗指,只要是根據基本的平等原則,某些程度的不平等是可能的,因為所謂「適當比例」終就是指在某種標準的衡量基礎上不均勻的分配,也就是一般常說的「機會的平等」,而不結果或利益的均等。

乙 平等權的原則

有一種平等原則被稱為「弱的平等原則」,即除非有特殊的理由而有不同的待遇,所有的人都應受平等的待遇。【35】這些特殊的理由應有一定的標準,即不偏頗、合理的標準、和自由。「不偏頗」是同樣的行為受同樣的評鑑,不論是誰。「合理的標準」是在做行為的評鑑時,所有相關的利益都要考量。「自由」是尊重個人的選擇的自由。

另一種平等原則是指「利益的平等考量」,也就是在決定政策時,所有人的所有利益都受到考量。既是平等考量就不必是相等的利益。【36】

嚴格而言,語言非平等的適當的主體。平等適當的主體應能接受利益,或者是在決定是否平等時有可辨識的利益可循。個人明顯地是接受語言平等的主體,但這個個人必須固定於一個語言團體之內。因此,訂定語言的平等地位就是反映社會不同語言團體的重要性。

個人固然是平等典型的主體,團體也可能是平等的主體。但是有時為了團體的平等會犧牲個人的平等,這種複雜的情況在語言平等上更是困難。

丙 平等權與加拿大的語言政策

加拿大語言的平等可分為三類: 法律地位的平等、服務的平等、和使用的平等。

法律地位的平等與平等尊重的原則相符,但它無法做為唯一的語言平等,因為法律地位的平等所賦予的利益是象徵性的,只有政府機構的服務會顯示它,一般大眾難以見到。

服務的平等給予個人平等的感受深刻,但是並未解決取得公家職位的的平等機會。

顯然,在雙語政策下的平等是指英語與法語的平等,與「法律上的平等權」無干。【37】英語系人和法語系人對語言的平等權仍然爭議不斷,英語系人所認知的語言平等權是個人間的平等,而法語系人所認知的是英、法兩種語言社會間的平等。【39】

New Brunswick省的官方語言法案以保障語言權的平等聞名,但其所保障的是英、法兩種語言之間的平等和享受政府雙語服務的平等,是一種促使英、法兩種語言權被接受的策略。加拿大聯邦的語言政策和各省的語言政策反映語言平等的不同觀念和不同的結果。

六、第三語言的地位

甲 原住民語言

在1960年代,當官方語言立法的想法被提出時,非英、法語系的族群(包括加拿大原住民和移民)也爭取他們的語言被承認的主張,但並未成功。

原住民所提出的主要論點的大致如下:<39>

第一,加拿大原住民的語言對加拿大是獨特的,但它們已面臨絕滅,必須政府的支持才能復活。

第二,原住民的語言的復活才能減少原住民在社會上的不平等地位。即使原住民融入加拿大的大社會,他們還是受到歧視。

第三,語言絕滅,文化就會絕滅,文化絕滅,原住民就無自尊,沒有自尊,原住民的生活會更困苦,加拿大原住民的傳統更會加速絕滅。而這種情況的產生是加拿大政府多年來有系統的阻礙所造成,(189) 不是原住民的選擇。

原住民族群大會(The Assembly of First Nations)向政府所提出的具體要求有如下列:

1.給原住民的語言和英、法語平等的地位、權利、和特權。

2.有關於原住民的立法或其他文件以幾種原住民的語言發行和廣播。

3.在足夠原住民人口的地區政府以一種原住民的語言提供各種服務。

4.政府在聘用和升任雇員時,對有能力使用原住民語言的人給予若英、法雙語政策的特殊考量。【40】

這些要求直接挑戰加拿大的英、法語法雙語政策。這些要求固然針對語言平等問題上言之有物,但對政府所要求支持的並不夠具體,例如原住民語言有53 種之多,是否53種主列入保護?

原住民的論點和要求提出後也受到一些反駁。根據1991年加拿大全人口總調查的資料顯示,加拿大原住民的總人口只有116,000 占全國總人口的0.42%(1981的調查是108,620 占0.5%),其中有50,650人使用原住民最多使用的Cree,僅占加拿大總人口的0.18%。使用法語者約為英語的四分之一,但與Cree比較,法語是它的100倍以上。

此外,原住民的人口中有四分之三使用英語或法語,而使用原住民語言的人口平均年齡在40歲以上; 53 種原住民語言只有Cree,Ojibwa,和 Inuktitut三種被認為有繼續長久存在的可能。大多數原住民的小孩,除了原住民語言的教學課程外,少有機會與其傳統語言有所接觸。有些原住民的家長在為孩子選擇第二語言時不選原住民語而選法語。【41】

基於上述資料,批評者認為原住民語言無法要求和英、法語平等的待遇。另外,批評者也提出,在社會上受不平等待遇的人口不只是原住民,例如殘障者和貧窮者也是。而並非所有少數族群的成員都遭遇到同樣的不平等環境,所以要特別考慮照顧的是所有的不幸者,而不是某個少數族群。【42】

由於原住民人口的稀少,原住民語言並未取得憲法上或聯邦層次法律上與英、法語同等的地位,原住民的政治團體在許多憲法協商時也未把語言的問題做為主要的談判議題。但在社會上已有不少聲音認為原住民的情況應給予「特殊的承認」。

在聯邦以下的層次情況有所不同。在1988年的「加拿大人權法案」出來後,有人基於法語使用人口只有加拿大總人口5%的事實,向法院告訴要求原住民語言也要提高地位。兩年後「西北屬地官方語言法案」(Northwest Territories Official Languages Act)修法將Chipewyan,Cree,Dogrib,Gwich’in,Inuktikut,和Slavey等六種原住民語言的地位提升至與英、法語同等的地位。【43】

Quebec省的Bill 101也允許Cree, Inuktitut, 和Naskapi三種語言在保留區內使用,並承認Cree和Inuktitut在屬地內個人和公司的權利。在教育方面,Cree和Inuktitut列為教學語言,法語則列為教學課程。【44】

Ontario省政府也規定只要有15位以上的學生要求,原住民語言就列為中、小學的教學課程。

至於政府的服務,因為使用原住民語言的人口太少而無法提供。但在Nunavut Territories,原住民將政府的服務地方化,也就是由原住民自治政府來處理,在法院奡ㄗ悜鴞磳覬y言的通譯和使用原住民語言的各種健康和社會服務,並支持原住民語言的廣播節目。

乙 其他第三語言(移民語言或傳統語言)

加拿大是移民國家,移民帶來不少的語言和文化。但是移民無法要求像原住民語言一樣的「本土地位」。因此在考量移民的語言權時必須用一套不同的標準。一般來說,有三個標準:【45】

第一,人口數量。數量在考量政府的服務時特別重要,在一般的討論上都以10%為標準。數量當然要顧及到絕對和相對的,也就是要看地區的分佈。

第二,語言對該族群生活上的重要性。族群成員在他們的生活上、在家堙B鄰居,學校、工作使用該語言的程度,成員對保存該語言的態度是很重要的考量。

第三,語言繼續存在的可能性。許多移民語言隨著時間和同化而減弱,而該族群也越來越放棄維持的決心。

目前沒有一種移民語言符合官方承認的標準,無法享有英、法兩種語言所享有的「提倡的權利」,但享有「容忍的權利」。在過去二十年來,各級政府都致力於移民語言的教育。1971年,Alberta省第一個將非英、法兩種語言列為公立學校的教學課程。在Manitoba, Saskatchewan, 和Alberta接受烏克蘭語/英語、中文/英語、德語/英語之類的雙語教學。1988年起,在Ontario省只要有25位以上學生家長的要求即可有移民語言教學。東部省份這方面的努力較差。總括而言,各級政府對移民語言已向溫和的「提倡的權利」在進行。【46】

至於加拿大常掛口中的「多元文化政策」並未注意以提倡語言的目的來保存移民文化,還流於慶祝表演的性質,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怕「多元文化政策」可能對雙語政策所產生的影響。【47】

七、結論

加拿大的英、法雙語政策主要是歷史的背景所造成,其主要的目的也是在維繫由英、法語系兩種族群所組成的國家的團結和統一。加拿大聯邦的語言政策是基於現實的,而非基於原則的考量,誠如Trudeau總理所說,

加拿大需要雙語的官方語言政策,固然是英、法雙語的歷史背景,也是因為我們要面對政治和社會的事實。就從數字來說,各一方都有能力毀滅這個國家的團結統一。所以加拿大只有一個選擇和一個務實的政策,那就是保障雙語社區的存在。【48】

「英屬北美法案」確立這個政策的方向,隨著時間的消逝和社會的變遷,這個政策的性質和內容也隨著改變。1969年由聯邦政府制訂的「官方語言法案」並不是根據語言權的理論,而是基於平等、務實、和國家團結統一的考量。這個法案所賦予的是「語言資格」,而不是「語言權」。

真正奠定「語言權」的是1982年的「加拿大人權法案」。後來修訂的聯邦「官方語言法案」加以明確化、具體化、和執行化。因為語言權缺乏「普世性」的本質,再加上加拿大社會堛瑤悁h因素,如聯邦制、英、法語系的情結、原住民的權益、移民政策、多元文化等等所產生的阻力,要使它成為像「自由權」一樣的基本人權恐怕是困難的。但是如果我們將語言權層次化,我們可以說加拿大的英、法雙語政策給予這兩種語言「弱提倡的語言權」。至於加拿大原住民和移民所爭取的語言權只能算是「容忍權」,無法提升到英、法兩種語言的層次。

如果我們用加拿大的情況來看台灣,台灣與加拿大有些類似的地方,如兩大族群的存在,多種語言的存在,原住民的存在等等。兩國也有有大的不同地方,如台灣沒有聯邦制和移民的問題。台灣有「國語」的政策,在這個政策之下,其他語言備受打壓,尤其是國民黨統治的時代,台語(福佬語、客家語、原住民語)甚至連「容忍性的權利」都沒有。因為語言與個人日常生活、工作環境、生涯規劃等等有密切的關係,如果國家沒有適當的政策,語言問題具有潛在的爆炸性,台灣的族群問題與語言問題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台灣政府應該立刻全面檢討與語言相關的法律和法律條文,並廢除「國語」的政策,而採用「官方語言」的政策,確立幾種官方語言(台灣應採幾種官方語言,不在本文論述範圍之內),並參考加拿大的政策,在公的場合,人人都可使用其所選擇的官方語言,也可規定政府機構的職等和職位的語言要件,一些政府的基本服務也要提供官方語言的服務,以達到實施「官方語言」的政策的目的。

至於原住民的情況,台灣也可仿傚加拿大有關原住民的語言措施,以尊重和真誠的態度來保護它們。如果政府對語言有誠懇的保護政策,其能生存與否,順其自然,政府才不必擔責任。

<附錄一> 加拿大憲法(1867)有關教育權條文之原文

93. In and for each Province the Legislature may exclusively make Laws in relation to Education, subject and according to the following Provisions:--

(1) Nothing in any such Law shall prejudicially affect any Right or Privilege with respect to Denominational Schools which any Class of Persons have by Law in the Province at the Union:

(2) All the Powers, Privileges and Duties at the Union by Law conferred and imposed in Upper Canada on the Separate Schools and School Trustees of the Queen's Roman Catholic Subjects shall be and the same are hereby extended to the Dissentient Schools of the Queen's Protestant and Roman Catholic Subjects in Quebec:

(3) Where in any Province a System of Separate or Dissentient Schools exists by Law at the Union or is thereafter established by the Legislature of the Province, an Appeal shall lie to the Governor General in Council from any Act or Decision of any Provincial Authority affecting any Right or Privilege of the Protestant or Roman Catholic Minority of the Queen's Subjects in relation to Education:

(4) In case any such Provincial Law as from Time to Time seems to the Governor General in Council requisite for the Execution of the Provisions of this Section is not made, or in case any Decision of the Governor General in Council on any Appeal under this Section is not duly executed by the proper Provincial Authority in that Behalf, then and in every such Case, and as far as the Circumstances of each Case require, the Parliament of Canada may make remedial Laws for the due Execution of the Provisions of this Section and of any Decision of the Governor General in Council under this Section.

<附錄二> 加拿大憲法(1867)有關英、法語之使用條文之原文

133. Either the English or the French Language may be used by any Person in the Debates of the Houses of the Parliament of Canada and of the Houses of the Legislature of Quebec; and both those Languages shall be used in the respective Records and Journals of those Houses; and either of those Languages may be used by any Person or in any Pleading or Process in or issuing from any Court of Canada established under this Act, and in or from all or any of the Courts of Quebec.

The Acts of the Parliament of Canada and of the Legislature of Quebec shall be printed and published in both those Languages.

<附錄三> 加拿大憲法(1982)有關語言之條文原文

Official Languages of Canada

16.(1) English and French are the official languages of Canada and have equal rights and privileges as to their use in all institutions of the Parliament and government of Canada.

(2) English and French are the official languages of New Brunswick and have equality of status and equal rights and privileges as to the use in all institutions of the legislature and government of New Brunswick.

(3) Nothing in this Charter limits the authority of Parliament of a legislature to advance the equality of status or use of English and French. 16.1 (1) The English linguistic community and the French linguistic community in New Brunswick have equality of status and equal rights and privileges, including the right to distinct educational institutions and such distinct cultural institutions as are necessary for the preservation and promotion of those communities.

(2) The role of the legislature and the government of New Brunswick to preserve and promote the status, rights and privileges referred to in subsection (1) is affirmed.

17.(1) Everyone has the right to use English or French in any debates or other proceedings of Parliament.

(2) Everyone has the right to use English or French in any debate and other proceeding of the legislature of New Brunswick.

18.(1) The Statutes, records and journals of Parliament shall be printed and published in English and French and both language versions are equally authoritative.

(2) The Statutes, records and journals of New Brunswick shall be printed and published in English and French and both language versions are equally authoritative.

19.(1) Either English or French may be used by any person in, or in any pleading in or process issuing from any court established by Parliament.

(2) Either English or French may be used by any person in, or in any pleading in or process issuing from any court of New Brunswick.

20.(1) Any member of the public of Canada has the right to communicate with, and to receive available services from, any head or central office of an institution of the Parliament or government of Canada in English or French, and has the same right with respect to any other office of any such institution where

(a) there is significant demand for communications with and services from that office in such language; or

(b) due to the nature of the office, it is reasonable that communications with and services from that office be available in both English and French.

(2) Any member of the public in New Brunswick has the right to communicate with, and to receive available services from, any office of an institution of the legislature or government of New Brunswick in English or French.

21.Nothing in sections 16 to 20 abrogates or derogates from any right, privilege or obligation with respect to the English and French languages, or either of them, that exists or is continued by virtue of any other provision of the Constitution of Canada.(13)

22.Nothing in sections 16 to 20 abrogates or derogates from any legal or customary right or privilege acquired or enjoyed either before or after the coming into force of this Charter with respect to any language that is not English or French.

Minority Language Educational Rights

23.(1) Citizens of Canada

(a) whose first language learned and still understood is that of the English or French linguistic minority population of the province in which they reside, or

(b) who have received their primary school instruction in Canada in English or French and reside in a province where the language in which they received that instruction is the language of the English or French linguistic minority population of the province,

have the right to have their children receive primary and secondary school instruction in that language in that province.(14)

(2) Citizens of Canada of whom any child has received or is receiving primary or secondary school instruction in English or French in Canada, have the right to have all their children receive primary and secondary school instruction in the same language.

(3) The right of citizens of Canada under subsections (1) and (2) to have their children receive primary and secondary school instruction in the language of the English or French linguistic minority population of a province

(a) applies wherever in the province the number of children of citizens who have such a right is sufficient to warrant the provision to them out of public funds of minority language instruction; and

(b) includes, where the number of children so warrants, the right to have them receive that instruction in minority language educational facilities provided out of public funds

59.(1) Paragraph 23(1)(a) shall come into force in respect of Quebec on a day to be fixed by proclamation issued by the Queen or the Governor General under the Great Seal of Canada.

(2) A proclamation under subsection (1) shall be issued only where authorized by the legislative assembly or government of Quebec.(28)

(3) This section may be repealed on the day paragraph 23(1)(a) comes into force in respect of Quebec and this Act amended and renumbered, consequentially up the repeal of this section, by proclamation issued by the Queen or the Governor General under the Great Seal of Canada.

<附錄四> 加拿大憲法(1982)有關憲法修改程序條文之原文

41. An amendment to the Constitution of Canada in relation to the following matters may be made by proclamation issued by the Governor General under the Great Seal of Canada only where authorized by resolutions of the Senate and House of Commons and of the legislative assemblies of each province:

(a) the office of the Queen, the Governor General and the Lieutenant Governor of a province;

(b) the right of a province to a number of members in the House of Commons not less than the number of Senators by which the province is entitled to be represented at the time this Part comes into force;

(c) subject to section 43, the use of the English or the French language;

(d) the composition of the Supreme Court of Canada; and

(e) an amendment to this Part.

42. (1) An amendment to the Constitution of Canada in relation to the following matters may be made only in accordance with subsection 38(1):

(a) the principle of proportionate representation of the provinces in the House of Commons prescribed by the Constitution of Canada;

(b) the powers of the Senate and the method of selecting Senators;

(c) the number of members by which a province is entitled to be represented in the Senate and the residence qualifications of Senators;

(d) subject to paragraph 41(d), the Supreme Court of Canada;

(e) the extension of existing provinces into the territories; and

(f) notwithstanding any other law or practice, the establishment of new provinces;

(2) Subsections 38(2) to 38(4) do not apply in respect of amendments in relation to matters referred to in subsection (1).

43. An amendment to the Constitution of Canada in relation to any provision that applies to one or more, but not all provinces, including

(a) any alteration to boundaries between provinces, and

(b) any amendment to any provisions that relate to the use of the English or the French language within a province may be made by proclamation issued by the Governor General under the Great Seal of Canada only where so authorized by resolutions of the Senate and House of Commons and of the legislative assembly of each province to which the amendment applies.

44. Subject to sections 41 and 42, Parliament may exclusively make laws amending the Constitution of Canada in relation to executive government of Canada or the Senate and House of Commons.

45. Subject to section 41, the legislature of each province may exclusively make laws amending the constitution of the province.



<附錄五> 英、法語少數族群分佈情況(1996)

省份/地區 總人口 法語少數
族群人口
英語少數
族群人口
少數族群
占總人口比例
Newfound 547,160 2,270   0.4
Prince Edward Island 132,855 5,335   4.0
Nova Scotia 899,970 34,615   3.8
New Brunswick 729,625 241,040   33.0
Quebec 7,045,085   925,835 13.1
Ontario 10,642,795 511,800   4.8
Manitoba 1,100,295 46,570   4.2
Saskatchewan 976,615 17,720   1.8
Alberta 2,669,195 52,500   2.0
British Columbia 3,689,755 56,310   1.5
Yukon Territories 30,655 1,115   3.6
Northwest Territories 64,125 1,375   2.1
Canada 28,528,125 970,650 925,838 6.6
Total of English and French Minorities(Canada)

1,896,485     6.6



參考文獻

  • Beaujot, Roderic and Barbara Burnby. The Use of Aboriginal Languages in Canada: An Analysis of 1981 Census Data (Ottawa: Minister of Supply and Services, 1987).

  • Berry, J.W. and J.A. Laponce, eds. Ethnicity and Culture Canada (Toronto: U. of Toronto Press, 1994).

  • Bissoondath, Neil, Selling Illusions: The Cult of Multiculturalism in Canada (Toronto: Penguin, 1994).

  • Bonin, Daniel, ed. Towards Reconciliation? The Language Issues in Canada in the 1990’s (Kingston: Queen’s University, 1992).

  • Brazeau, Jacques, “Language Differences and Occupational Experience,” Canadian Journa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 Vol. 24 (1958).

  • Brett, Nathan. “Language Laws and Collective Rights,” Canadian Journal of Law and Jurisprudence, Vol. 4, no.2 (1991), pp. 347-60.

  • Canada, House of Commons, Debates (May 31, 1973).

  • Canada. Language Rights in 2000. (Ottawa: Minister of Supply and Services, 2001).

  • Cholewinski, Ryszard I. , ed. Human Rights in Canada: Into the 1990s and Beyond (Ottawa: Human Rights Research and Education Centre, U. of Ottawa, 1990).

  • Commissioner of Officvial Languages, Annual Report 1992 (Ottawa: Minister of Supply and Services, 1993).

  • Canada Constitution Act, 1867 (British North America Act, 1867).

  • Canada Constitution Act, 1982.

  • Conklin, William E., In Defense of Fundamental Rights (Netherlands: Sitjhoff and Noordhoff, 1979).

  • Cranston, Maurice, What are Human Rights? (New York: Basic Books, 1962).

  • Cummins, Jim and Marcel Danesi, Heritage Languages (Toronto: Garamond, 1990).

  • Danley, John R. “Liberalism, Aboriginal Rights and Cultural Minorities,” Philosophy and Public Affairs, vol.20,no.2 (1991), pp. 168-85.

  • Dawson, R. MacGregor, The Conscription Crisis of 1944 (Toronto: U. of T. Press, 1961).

  • De Varennes, Fernand.,”Language and Freedom of Expression in International Law,” Human Rights Quarterly, vo.16,no.1 (1994), pp. 163-86.

  • Dinstein, Yoran, “Collective Human Rights of Peoples and Minorities,” International and Comparative Law Quarterly, Vol. 25 (1976).

  • Fishman, Joshua A. Reversing Language Shift: Theoretical and Empirical Foundations of Assistance to Threatened Languages (Clevedon: Multilingual Matters, 1991).

  • Government of Quebec, Charter of the French Language, Rev. Statutes of Quebec.

  • Hryniuk, Stella. 20 Years of Multiculturalism: Successes and Failures (Winnipeg: St. John’s College Press, U. of Mnaitoba, 1992).

  • Kallen, Evelyn, Ethnicity and Human Rights in Canada (Toronto: Gage, 1982).

  • Kukathas, Chandran, “Are There Any Cultural Rights?” Political Theory, Vol. 20, no. 1 (1992).

  • Kymlicka, Will, Liberalism, Community and Culture (Oxford U. Press, 1989).

  • La Charte de la Langue Francaise, (Bill 101), Revised Statues of Quebec, 1977.

  • Lakoff, Sanford A., Equality in Political Philosophy (Cambridge: Harvard U. Press, 1964.

  • Laurendeau, A. and A.D. Dunton, Preliminary Report of the Royal Commission on Bilingualism and Biculturalism (Ottawa: Queens’s Printer, 1965).

  • Leblanc, Phylis. “Francophone Minorities: The Fragmentation of the French-Canadian Identity, “ in Beyond Quebec, ed. By Kenneth McRoberts (Montreal: McGill U. Press, 1977).

  • MacMillan, C. Michael. The Practice of Language Rights in Canada (Toronto: U. of Toronto press, 1998).

  • Magnet, Joseph E. Official Languages of Canada: Perspectives from Law, Policy, and the Future (Cowansville, Que.: Les Editions Yvon Blais, 1995).

  • McRoberts, Kenneth, Misconceiving Canada: The Struggle for National Unity (Toronto: Oxford U. Press, 1997).

  • Official Languages Act, R.S.C. 1970.

  • Official Languages Act, S.Q., 1974.

  • Profile of Canada’s Aboriginal Population (cat. No. 94-325, 1995).

  • Reid, Scott, Lament for a Notion: The Life and Death of Canada’s Bilingual Dream (Vancouver: Arsenal Pulp Press, 1993).

  • Sanders, Douglas, “Collective Rights,” Human Rights Quarterly, Vol. 13, No. 3 (1991).

  • Stacey-Diablo, Carol Karakwas, “Aboriginal Language Rights in the 1990’s,” in Human Rights in Canada: Into the 1990’s and Beyond, ed. Ryszard I. Cholesinski (Ottawa: Human Rights Research and Education Centre, U. of Ottawa, 1990).

  • Statistics Canada. Home Language and Knowledge of Language: 1991 Census Technical Reports (Ottawa: Minister of Industry, Science and Technology, 1994).

  • Statistics Canada. Various Census Reports.

  • Tawney, R.H., Equality, rev. ed. (London: Allen and Unwin, 1952).

  • Taylor, Charles. “The Politics of Recognition,” in Multiculturalism and the Politics of Recognition. ed. Amy Gutmann (Princeton: Princeton U. Press, 1992).

  • Taylor, Donald M. and Stephen C. Wright. “Language Attitudes in a Multilingual Northern Community,” Canadian Journal of Native Studies, vol. 9, no. 1 (1989).

  • Trudeau, Pierre E. Federalism and the French Canadians (Toronto: Macmillan, 1968).

  • Van Dyke, Vernon, “Collective Entities and Moral Rights: Problems in Liberal-Democratic Thought,” Journal of Politics, Vol. 44, No. 1(1982).

  • Wenner, Manfred W., “The Politics of Equality Among European Linguistic Minorities,” in Richard Claude, ed. Comparative Human Rights (Baltimore: Johns Hopkins U. Press, 1976).



註解

【1】大意如此,原文見<附錄一>。

【2】原文見<附錄二>。

【3】C. Michael MacMillan, The Practice of Language Rights in Canada (Toronto: U. of Toronto Press, 1998), p. 66.

【4】原文見<附錄三>。

【5】Constitution Act, 1982見<附錄四>。

【6】Public School Act, (1877) 40 Vic., c. 1 (P.E.I.); Public School Act, S.B.C., 1958, c.42, s.62; The Common Schools Act, 1871, 34 Vict., c. 21 (N.B.); An Act Respecting Public Schools, S.M. 1890, c. 38; The Common Schools Act (1859, Upper Canada) and The Separate Schools Act, (1863, Upper Canada)。

【7】「加拿大雙語委員會」主席Larendeau形容軍隊是英語人壓抑法語人最澈底的例子。R. MacGregor Dawson, The Conscription Crisis of 1944 (Toronto: U. of T. Press, 1961), pp.42-54。

【8】A. Laurendeau and A.D. Dunton, Preliminary Report of the Royal Commission on Bilingualism and Biculturalism (Ottawa: Queens’s Printer, 1965)。

【9】Official Languages Act, R.S.C. 1970。

【10】在那年Montreal市郊的St. Leonard校區委員會強迫意大利移民的子女由英語學校轉到法語學校。

【11】1972年的「Quebec雙語和雙元文化委員會」(通稱Gendron Commission)的報告指出六點發現: (1) 一直以來法語人居於經濟劣勢; (2) 英語人不願提供工作平等機會; (3) 在經濟上法語人必須使用英語; (4) 移民大都選擇英語學校; (5) 英語人的法語能力很差; (6)大學對改變法語人的低發展無能為力。Report of the Gendron Commission on Bilingualism and Biculturalism (1972)。

【12】Official Languages Act, S.Q., 1974。

【13】La Charte de la Langue Francaise, (Bill 101), Revised Statues of Quebec, 1977。

【14】根據加拿大統計局的資料,在1961到1971年間,Quebec的英語系人口增加92,000人(全Quebec英語系人口的13%),但在1976到1981年之間,90,000英語系人(全Quebec英語系人口的11%)遷離Quebec。

【15】Official Languages Act, R.S. 1988。

【16】官方語言少數族群人口資料見<附錄五>。

【17】MacMillan, p. 90。

【18】MacDonald v. City of Montreal et at (1986), Supreme Court Report, 460。

【19】Kenneth McRoberts, Misconceiving Canada: The Struggle for National Unity (Toronto: Oxford U. Press, 1997)。

【20】Constitution Act 1867 (BNA Act, 1867)第91和92條規定聯邦與各省的分權,第93定教育權。

【21】獨立公投曾舉行兩次,第一次在1980年五月舉行,結果贊成40.5%,反對59.5%,第二次在1995年舉行,結果贊成49.4%,反對50.6%。

【22】在1986年全加拿大有129,000學生在學習60種語言,足見移民語言之多。Jim Cummins and Marcel Danesi, Heritage Languages (Toronto: Garamond, 1990), p. 26。

【23】原文如下: 15(1) Every individual is equal before and under the law and has the right to the equal protection and equal benefit of the law without discrimination and, in particular, without discrimination based on race, national or ethnic origin, colour, religion, sex, age or mental or physical disability. (2) Subsection (1) does not preclude any law, program or activity that has as its object the amelioration of conditions of disadvantaged individuals or groups including those that are disadvantaged because of race, national or ethnic origin, colour, religion, sex, age or mental or physical disability

【24】Commissioner of Official Languages, Annual Report 1992 (Ottawa: Minister of Supply and Services, 1993), p. 48。

【25】Manfred W. Wenner, “The Politics of Equality Among European Linguistic Minorities,” in Richard Claude, ed. Comparative Human Rights (Baltimore: Johns Hopkins U. Press, 1976), p. 193。

【26】Maurice Cranston, What are Human Rights? (New York: Basic Books, 1962), p. 36。

【27】Will Kymlicka, Liberalism, Community and Culture (Osford U. Press, 1989), p. 166。

【28】William E. Cinklin, In Defense of Fundamental Rights (Netherlands: Sitjhoff and Noordhoff, 1979), p. 226。

【29】Jacques Brazeau, “Language Differences and Occupational Experience,” Canadian Journa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 Vol. 24 (1958), pp. 532-40。

【30】MacMillan, pp. 20-21。

【31】現代國際法上承認三種集體權—生存權、自決權、和取得自然資源權。這些集體權是「政治的集體權」。Yoran Dinstein, “Collective Human Rights of Peoples and Minorities,” International and Comparative Law Quarterly, Vol. 25 (1976), p. 102。

【32】Vernon Van Dyke, “Collective Entities and Moral Rights: Problems in Liberal-Democratic Thought,” Journal of Politics, Vol. 44, No. 1(1982), pp.31-36。

【33】Evelyn Kallen, Ethnicity and Human Rights in Canada (Toronto: Gage, 1982), p. 217。

【34】Douglas Sanders, “Collective Rights,” Human Rights Quarterly, Vol. 13, No. 3 (1991), p. 381。

【35】Sanford A. Lakoff, Equality in Political Philosophy (Cambridge: Harvard U. Press, 1964), p. 12。

【36】R.H. Tawney, Equality, rev. ed. (London: Allen and Unwin, 1952), p. 39。

【37】參閱註23。

【38】Scott Reid批評此種情況為「不平衡的雙語政策」(asymmetrical bilingualism)。Scott Reid, Lament for a Notion: The Life and Death of Canada’s Bilingual Dream (Vancouver: Arsenal Pulp Press, 1993), p. 17。

【39】MacMillan, p. 181。

【40】Carol Karakwas Stacey-Diablo, “Aboriginal Language Rights in the 1990’s,” in Human Rights in Canada: Into the 1990’s and Beyond, ed. Ryszard I. Cholesinski (Ottawa: Human Rights Research and Education Centre, U. of Ottawa, 1990), pp. 139-64。

【41】這些資料是來自加拿大統計局的報告「加拿大原住民的描述」(Profile of Canada’s Aboriginal Population (cat. No. 94-325, 1995)。

【42】Chandran Kukathas, “Are There Any Cultural Rights?” Political Theory, Vol. 20, no. 1 (1992), p. 122。

【43】Donald M. Taylor and Stephen C. Wright, “Language Attitudes in a Multilingual Northern Community,” Canadian Journal of Native Studies, vol. 9, no. 1 (1989), pp. 85-119。

【44】Government of Quebec, Charter of the French Language, Rev. Statutes of Quebec, c. 11 secs. 87-89 and 95-97。

【45】MacMillan, p. 197。

【46】Cummins and Danesi, p. 26。

【47】Neil Bissoondath, Selling Illusions: The Cult of Multiculturalism in Canada (Toronto: Penguin, 1994)。目前在加拿大最多人使用的五大語言(占總人口百分之一以上者)是:英語(58.6%),法語(23.7%),中語(2.5%)、意大利語(1.7%)、和德語(1.6%)。

【48】Canada, House of Commons, Debates (May 31, 1973), p. 4303。